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实景演出

景演出

       在夜里,我们一行4人从西安乘动车到达郑州,再找车去登封市(少林寺所在地),找到网上已定的酒店,入住已经深夜,倦意和期待都写在各自脸上。早晨醒来,发现住在郊外。一行人还是兴奋不已,终于可以观看闻名全球的《禅宗少林·音乐大典》了!于是,餐后立即奔向在城外十几公里处的禅宗祖庭少林寺,尽管第一次来,由于少儿时期电影《少林寺》的作用,我们对寺庙各处仿佛熟悉,甚至寺院各处的武术训练表演和吼声震天,更显得合情合理,包括光头的幼僧们(学生)。也由于少林寺的存在,登封市已经有72个武术学校,寺院也如校园。同时寺内游人如注,诺大的寺院没有音乐与练武声略显安静处是寺内主殿和塔林,我们在有达摩祖师塑像的“立雪亭”门外,瞻仰大师并观想当初神光大师立雪地割手肢的发心,曾经一本《六祖坛经》让我似乎认识“禅宗”二字,内心䖍诚顶礼这禅宗第一第二两代祖师,绕亭三圈再去绕转有他们灵塔的著名的塔林。然后,我们再搭车去离寺7公里的实景剧场。很荣幸,因朋友引荐我们认识了负责音乐大典演出的公司负责人韩刚先生,他给我们详细介绍了剧目相关情况,也专门安排了贵宾座位。那天气温大减,堪比严冬,我们是穿着军大衣观看的,全场观众都穿军大衣,座无虚席。


        这场音乐大典以中岳嵩山为天然舞台,以峡谷为剧场,以禅宗文化和少林武术为底蕴,动静相宜,音画一体,展现出中原文化的和谐意境。我们在山谷之间,尘嚣之外,迎风看水,听禅赏武。当古琴曲《花流水》的旋律响起时,伴着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”的词曲,坐在蒲团上的人们,也许和我一样清流入心,温馨到生命中的大美,皆成禅意,一切变得与寒冷无关。


        按古中原文化理解,佛教音乐分为梵呗乐和禅乐两种。其中,禅乐是禅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它是在达摩祖师将佛教禅宗“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”的大乘佛教理念传入中国后,古代的乐师们,根据古代禅师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证得的人生哲理而创作的诗歌,进行谱曲演唱而形成的一种古乐。这场《禅宗少林·音乐大典》由谭盾提纲艺术总监和音乐原创,梅帅元制作,易中天、释永信顾问,黄豆豆编导,可以说阵容强大实力空前。演出分为《水乐》《木乐》《风乐》《光乐》《石乐》五个乐章。整场演出中,人们坐定蒲团,随着音乐、灯光、舞蹈、功夫的奇妙变化,感受着清凉如水的禅意。对我而言,最打动心灵的是峡谷剧场最前方的几块自然分布的山石上,五位年长的禅师盘腿打坐,在80分钟的整场时间中如如不动,贯穿剧目始终,他们那种“心存物外,意在风中”的境界,与眼前耳边当今世界最先进的环绕立体声音响,与大自然的各种声响----水声、风声、林涛、虫鸣等合在一起,把“禅定”二字诠释到极致,构成了一种天籁般的禅韵。五位禅师作为剧目的明线,以他们的如如不动贯穿始终,一种不变应万变,无声胜有声的巧妙结合,我个人感觉这是编剧最成功的构思……整个剧目精彩一幕又一幕,引人入胜。在梦幻般的世界里,禅乐轻奏,禅意弥漫,青山无言地隐去,古典的桥梁横在山与水之间,让我产生的幻觉是穿过此桥,也许可以寻得一生的去处……剧情依次展现如下:

    

        《水乐》以《溪山行旅》《听泉抚琴》《踏水行歌》三章构成。它像是演出的诗境篇,描绘出中国古典山水名画的优美禅意,雨景与溪流,月光与禅院,僧侣与农家,禅诗与野唱,构成和谐完美的人间生活图景。

     

         《木乐》千年古刹,木鱼声声,叙说着少林武僧的传闻故事,传说中的牧羊女走来歌声打破木鱼的禅定,给这片佛国净土带来了人间的美丽。


       《风乐》由“达摩面壁”开始,讲述千年古风的承传。演绎的是禅宗祖庭少林寺的传奇故事,同时在嵩山实景间以全新方式演绎的少林武术,在禅与武之间行走,一动一静,亦文亦武,浑然天成,构成“万壑松风”的壮丽景象。


       《光乐》在雪景寒林和佛光塔影中,远逝高僧在幻境中出现,向我们讲述禅宗故事,引导我们参透生死,彻悟人生。这段应该是演出的华彩乐章,它以顿悟的形式直面生命本体。而吉祥的灯佛与世俗生活的交叠场面,表达了禅宗对生命万物的肯与礼赞。


         《石乐》以石乐礼佛,天花乱坠的奇异景象,将音乐大典演出推向高潮。这章应该是演出的唱颂篇,它用36亿年的嵩山古石制成乐器,奏出了“嵩山修禅,顽石开言”的大境界,而演出结束时巨大的中岳佛山现身云端,佛光普照,天地祥和。
       在佛的祝福中,大典圆满结束。现场漫若进入佛界,感觉世间一切喜怒哀乐都开始溶化,人们沉浸在一种空无的境界,深深陷入光和声编制的禅境中。归去路,是来时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