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实景演出

景演出

久闻《禅宗少林·音乐大典》,我一直不以为是。我以为,那不过是为了旅游需要,又精心打造的一张名片而已。说实在话,在去观看之前,尽管有所耳闻,但我连《禅宗少林·音乐大典》这个名字都没有搞清楚。若不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提出观看,我还不知道何时才能与它谋面。

昨晚观看之后,我一直在捉摸这个“禅”字的内涵,进而来理解“禅宗少林”及其“音乐大典”的策划和要表达的东西。

据说有人问大龙智洪禅师:“什么是微妙的禅?” 智洪禅师回答:“风送水声来枕畔,月移山影到窗前。”空中,梧桐落叶飘零;眼前,萧瑟秋花凝霜。一位秀才问赵州禅师:“此情此景,如何感悟人生?” 赵州禅师淡淡地说:“不雨花犹落,无风絮自飞。” 投子大同禅师与嵇山章禅师在室外品茶。大同禅师指着茶杯中倒映的青山绿树、蓝天白云说:“森罗万象,都在里边。”章禅师将茶水泼在地上,然后问:“森罗万象,在什么地方?” 大同禅师说:“可惜了一杯茶。” 这就是禅,禅者的态度,禅者的智慧。一位禅僧向赵州请教:“怎样参禅才能开悟?” 百岁高龄的老赵州像是有什么急事,匆匆忙忙站立起来,边向外边走去边说:“对不起,我现在不能告诉你,因为我内急。” 刚走到门口,赵州忽然又停止了脚步,扭头对禅僧说:“你看,老僧一把年纪了,又被人称为古佛,可是,撒尿这么一点小事,还必须亲自去,无法找到任何人代替。” 禅僧恍然大悟:禅是一种境界,一种体验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禅的感悟,是别人无法替代的——想要知道梨子的滋味,你必须自己亲口尝一尝。何谓“禅”?按照我的理解,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。正像老子的“道”一样。佛教认为,虚灵宁静,把外缘都摒弃掉,不受其影响;把神收回来,使精神返观自身即是“禅”。少林寺为禅宗之地,少林文化即“禅、武、医”三位一体。多数人知道少林武功,却不知道禅和医。《禅宗少林·音乐大典》就是对少林“禅”和“武”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进行演绎。其思想有时代特点和现实意义,其表达的方式极具创新,可谓赏心悦目。

《禅宗少林·音乐大典》为大型文化演出项目,项目选址在距登封市西十公里的待仙沟,距少林寺7公里。由曾获得奥斯卡原创音乐奖的谭盾,担纲艺术总监和音乐原创;由成功策划《印象·刘三姐》的著名策划人梅元帅制作;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任禅学顾问;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任少林寺文化顾问;著名舞蹈学家黄豆豆任舞蹈编导。《禅宗少林·音乐大典》的创作历时一年多,是河南历史上投资最大的文化旅游项目,总投资3.5亿元。

演出按音乐结构排列,由《水乐》、《木乐》、《光乐》、《风乐》、《石乐》五个乐章构成。演出背景依托天然山林,观众露天而坐。天人合一的场景,美妙的音乐,奇特的灯光,把我们带入到神秘的“禅”的意境之中。山顶的灯光灿若繁星,山间的古刹隐隐约约。溪流淙淙,木鱼声声,古琴悠扬。禅师打坐,静如磐石。和尚伴钟声而起,伴星辰习武。浣女在溪边,边洗衣服,边嬉闹。顽童无忧无虑,站在水边比谁尿得高。达摩出现了,传说中的牧羊女出现了,玄奘回来了。身临其境,仿佛回到了远古时代,回到了孩童时代,回到了大自然之中。没有了烦扰,似乎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和着空灵的水滴声,嘀嗒——嘀嗒——清亮而悠远。看演出,如看电影。景是实景,和尚是真和尚,武术和舞蹈演员是附近武校的学生。连牧羊女的群羊,也象通了人性。有人感叹场面的宏大,有人感叹灯光的华丽,有人感叹音响效果特好,有人感叹构思的奇妙,有人感叹这场演出收入很多。我却被带入一种境界,无法自拔。禅是“静虑”,佛教称安静地深思为禅定。达摩提出一种新的禅定方法,否定了印度佛教那一套修行的阶梯层次和累世修行,主张人人都具有佛性也就是“本性”,人人都先天地具有成佛的智慧也就是“菩提”,人人都能够通过觉悟佛性而成为佛,尽管何时豁然大悟难以料定。众生之所以未能成佛,是因为对自身的本性没有觉悟。一旦“拨开迷雾见青天”,明心见性,自性就是佛,把佛变为举目常见的平常人。

禅宗传到唐代,六祖惠能提出顿悟的主张,连坐禅也免了,认为顿悟并不要求离开现实生活,“举足下足,长在道场,是心是情,同归性海”,“提水砍柴无非妙道”,在日常劳动生活中都可以顿悟成佛。少林功夫便起源于僧人的日常生活。相传跋陀的弟子慧光十二岁时,能在井栏上反踢毽子五百下。在井栏上踢毽子是很危险的,功夫不到家就可能跌落井中。少林功夫的许多招式都是僧人们受日常劳作如挑水、扫地、打柴、烧火动作的启发加工提炼而成的。最高深的功夫其实也是最普通的功夫。少林寺因《少林寺》电影,名声大噪。少林寺因武术,名扬世界。少林寺也必将因音乐大典,把人带入禅的境界。台湾著名的法师说过一个观点:应该开门办寺。要把对人有用,对社会有益的东西,从寺院里传播出去,造福于人。在这一方面,少林寺堪称楷模。我在沈阳的刘老根大舞台,长沙的田汉大剧院看过演出。看后感到很开心,很愉悦。而看了禅宗少林音乐大典之后,却让我“静心思考”起来。什么是禅?我再问自己。我回答:让远方的人提醒我,看身边的《音乐大典》即为禅也。